当前位置:ztchem.com历史日本前九年之役:清原氏和安倍氏的斗争
日本前九年之役:清原氏和安倍氏的斗争
2022-08-06

在亚洲的东边的浩瀚的海洋上,漂浮着一系列岛屿,这些岛屿像一条丝带,这就是日本列岛,日本文化属于东亚文化圈,但又游离于占主导地位的中华文化圈之外,既深受中国文化影响,又保留着很多岛国独有的特质,今天小编就带大家一起去领略一下日本古代的历史,希望能从中了解到不一样的日本。

源氏从源赖信开始,在关东地区站稳了脚跟之后,随即又汹涌地朝向东北地区扩张,其契机,就是前面提到过的“前九年之役”和“后三年之役”。且说大和王朝经过与虾夷族的长期战争,逐步控制了整个本州岛,并在最后征服的东北地区设置陆奥、出羽两国。大批虾夷人被迫臣服于大和朝廷,被集团性迁徙到包括九州在内的日本各地,通称为“俘”。俘囚与公民是不同的,他们大多仍然保留着狩猎的习惯,崇尚武力,就成为王朝征兵的主要来源。但是政治上的歧视和经济上的压榨,也使得各地俘囚时常掀起叛乱,搞得朝廷焦头烂额。

大和王朝委任各地国司管理俘囚,国司则往往任命俘因长(或名俘首)一职来实际负责。其中陆奥国中俘数量最多,委派了多名俘因长,势力最大的是安倍赖良—关于这位安倍赖良是何出身,甚至是和人还是虾夷人,历来都歧说很多,无法深究——反正理论上跟安倍晴明应该没有关系。总之,安倍家族管理着大批武勇善战的俘囚,军事力量日益增强,同族姻亲遍布陆奥国“奥六郡”(胆泽、江刺、和贺、紫波、稗贯、岩手),几乎形成了一个独立王国。

安倍氏随着势力膨胀,对于朝廷的贡赋日益懈怠、拖欠,国司对此自然不能不闻不问。于是永承六年(公元1051),陆奥守藤原登任亲率数千兵马挺进奥六郡,打算惩戒安倍氏——战争便由此而爆发。最终双方在一个名叫“鬼切部”的地方展开激战,藤原登任大败,仓皇逃归京城。为了收拾奥州(陆奥国的简称)的乱局,朝廷起用威名素著的河内源氏大家长、源赖信之子源赖义继任陆奥守,于翌年抵达东北。对于源赖义的到来,安倍赖良心怀警惧,但表面上却显得极为恭顺,他甚至因为自己的名字与赖义读音相同(yoriyoshi),而特意改名为安倍赖时这只大老虎咱惹不起,还是顺着捋捋他的毛,安安稳稳等他任满离去再说吧。

就这么的,太太平平来到了天喜四年(公元1056年),眼瞧着源赖义任期将满,可是就在这年二月,突然发生了谜一般的“阿久利川事件”—源赖义出行宿营于阿久利川侧畔的时候,突然得到禀报,其部下藤原光贞、元贞兄弟遭人夜袭,人员损伤很大。于是赖义召来藤原兄弟询问,藤原光贞一口咬定说:“从前安倍贞任(安倍赖时的嫡子,日本所谓嫡子,单指嫡出的长子)曾经想娶我的妹妹为妻,我因其为卑贱之族而拒绝了,这回一定是贞任的报复!”

源赖义闻言,大为恼怒,就此上奏说安倍氏谋反,从而请得了讨伐的敕旨——这很可能是赖义想要真正控制东北地区的借口,虽然有藤原说贞(光贞、元贞之父)等反安倍氏官员的阴谋说,但从赖义根本不接受安倍氏的解释来看,他的立场和用心就已经很明确了。总之,战争就此爆发,源赖义首先拿自己的部下开刀——他麾下的平永衡本是安倍赖时的女婿,赖义怀疑他内通岳丈,将其斩首。可是赖义疏忽了另一名部下、同为安倍赖时女婿的藤原经清,经清看到连襟无罪被戮,不禁恶向胆边生,转身就真去投了安倍氏。善战的藤原经清之倒戈,给了源赖义相当沉重的打击。

到了天喜五年(公元1057年)七月,安倍赖时遭到被源赖义策反的同族安倍富忠的袭击,中箭殒命,他的两个儿子安倍贞任和安倍宗任代掌其兵,继续与官军相抗衡。源赖义乘胜追击,结果在“黄海之战”中以两千对四千,吃了个大败仗,最终仅与长男义家等七骑落荒而逃。无奈之下,源赖义一方面召集关东、东海、畿内各地的源氏族人北上增援,一方面就近向出羽国仙北郡的俘囚长清原光赖求救。

清原光赖也是一方土豪,久有染指奥州之心,得到源赖义的来信大喜,即派其弟清原武则率师增援。就这样,官军兵力很快膨胀到了一万余人,安倍氏寡不敌众,节节败退,终于在康平五年(公元1062年)九月战败。据说安倍贞任身材魁梧、相貌堂堂他在身负重伤以后被官军所擒,被人用大盾牌抬着来到源赖义的面前。赖义即刻下令将其处死,割下首级来向朝廷报捷。“前九年之役”就此落下帷幕—其实从源赖义就任陆奥守,直到安倍贞任被杀,前后经过了整整十二年。原本史书上的称呼便是“奥州十二年合战”,后来《保元物语》《太平记》等书中却写作“前九年之役”,逐渐成为通称。

安倍氏就此覆灭,然而最大的赢家既不是朝廷,也不是河内源氏,却是匆忙赶来助战,并最终底定胜局的清原氏。战后,源赖义转任伊豫守,离开了东北,清原武则却被朝廷补任为从五位下镇守府将军,还把原本安倍氏控制的奥六郡交给他管理。就此,清原氏成为雄踞奥、羽两国的庞大势力,但也为新一轮战事埋下了伏笔。